这部关于“公平”的纪录片震碎你的三观

所属栏目:明星 编辑:看电影 时间:2018-03-11 11:25:10 阅读:17754次

摘要: 格利戈里所说的电影,就是2014年德国纪录片[禁药密档:俄罗斯如何制造出它的冠军们]。 标题很清楚了,这是一部揭露俄罗斯运动员违规用药参加比赛的纪录片。片中的举报者,直指作为禁药办公室主任的格利戈里博士知道一切流程。 国际禁药组织(WADA)因此成…

格利戈里所说的电影,就是2014年德国纪录片[禁药密档:俄罗斯如何制造出它的冠军们]。

标题很清楚了,这是一部揭露俄罗斯运动员违规用药参加比赛的纪录片。片中的举报者,直指作为禁药办公室主任的格利戈里博士知道一切流程。

国际禁药组织(WADA)因此成立委员会调查俄罗斯禁药办公室。

第一条线索很快就以布莱恩比赛结束而告一段落——

他没有被查出用药,比赛时能量旺盛,一直保持在前十名,可在接近结束时,变速器出现故障,排名跌倒了第24名。

第二条线索才刚刚开始就进入了高潮。

格利戈里的情况糟糕透顶,他迫于上级压力,辞职了。

在家都要带着安保人员。

迫不得已,他选择带着一切的证据资料,毁坏掉办公室的电脑,然后逃到了美国,成为了第二个斯诺登。

只不过斯诺登是从美国逃到俄罗斯的。

在这里,他说出了更多的真相。

《纽约时报》:俄国博士解释如何在奥林匹克药检中作弊

2008年俄罗斯在北京奥运会取得的73枚奖牌,有30枚是用药的;2012年俄罗斯在伦敦奥运会取得的81枚奖牌,一半以上是用药的。

在俄罗斯,存在给运动员违规禁药的机制。

一切都开始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奥委会主席要求中国停止生产类固醇开始。

失去了优质类固醇来源的俄罗斯,让莫斯科实验室主任格利戈里想办法解决。

一番曲折后,格利戈里正式加入了秘密机制。

这个机制受政府主导,普京正是这个操作链条的终极BOSS。

整个机制的组织纪律高到什么程度呢?

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有上百个人参与了这个机制。

情节堪比[碟中谍]。

以精密仪器著称的瑞士生产出来的这种采集尿液用的小瓶子,想打开只能靠破坏或专门设备,具有非常强大的保护措施。

体育部副部长纳格尤克在准备索契冬奥时,下令研究出一套打开瓶盖或者获得新瓶子的方案。

于是,在把盖子拧紧的小瓶子交给特工的半小时后,一个完好的、打开的小瓶子送回了格利戈里手中。

他至今不知道这是怎样的操作。

最终,俄罗斯在自己主办的这场索契冬奥会上取得了13枚金牌,位居榜首。普京的施政满意度在奥运会后,飙升。

此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俄罗斯宣称这样的机构是子虚乌有,要审判叛逃者格利戈里;美国司法部门介入调查;2016年里约奥运会,俄罗斯从被全员禁赛变成了只有田径和残奥禁赛。

就像当年阿姆斯特朗那样。

这些人都很矛盾。

禁药工作室主任“背叛了科学”规避药检,最后又是他揭露出了这一切。

俄罗斯高层为了更高的民意满意度制定了提高运动员体能的用药计划,又是普京质疑美国试图用“政治”干涉“运动”。

一切都是建立在矛盾与谎言之上而成立的。

那么,真实与公平到底是什么呢?

影片以小说《1984》开头,又以之结尾。

自始至终,现实与文本遥相呼应。开篇就说明了本片的主旨——记录戳破谎言的革命性行动。

在一个充满谎言的年代中

说真话

成为了一种革命性行动

正如布莱恩获奖后说的,“奖项是属于格利戈里的,他是个伟大的揭发者,正处在极度的危险之中。”

格利戈里曾经的处境就如同小说的主人公温斯顿那样,“意识到完整的真理但诉说精心架构的谎言。”

而现在俄罗斯当局所做的,也如小说中写的那样,“如果其他人接受谎言,那么进入历史的谎言会变成真实。”

格利戈里最后选择,逃离这个谎言机制,毁灭它的过去及未来。

[伊卡洛斯]向我们展示了对“真实”的解构。

亚里士多德说,诗比历史更真实。历史体现出偶然性,而文艺作品能表现出必然性。现代所理解的历史,更为不真实,因为具体语境下的历史只能是话语权的建构。

片中俄罗斯所谓的“公平”,就是一种权力操纵下的公平。

在卡尔维诺的小说《看不见的城市》中,他写到:

要求持久的警惕和学习,在地狱里寻找非地狱的人和物,学会辨别他们,使他们存在下去,赋予他们空间。

文艺创作就是使非地狱的人和物存在下去的空间。

当国家意识形态机器用权力去建构某种话语结构时,文学与艺术用它们仅有的独立自由空间去解构权威,寻找真实。

当俄罗斯政府选择了“无知即力量”时,格利戈里通过影片讲出了所有应该被公布的“知”。

尽管善的标准无法统一,你无法知道这后面是否仍有权力的运作,但反抗本身,就是电影美的所在。

就像片名中的伊卡洛斯一样——

向着太阳飞翔,哪怕葬身大海,也不悔曾追求过自由与光明。

相关文章
今日头条
最新资讯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