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一忠奴焦大,为何混的不如个小厮?

所属栏目:明星 编辑:白哥l禹州非知名低调作家 时间:2018-02-04 15:17:50 阅读:18834次

摘要: 焦大虽然是一个忠奴,但同时也是一个刁奴。 焦大的忠体现在他对宁国府现在的堕落痛心疾首。他是宁国府唯一一个看着一个家族从创业的艰难到辉煌最后又慢慢堕落的人。贾母也是荣国府辉煌到毁灭的见证人。贾母的沉重心情,也是通过焦大的口,更早的宣泄出来。焦大智能无助…

焦大虽然是一个忠奴,但同时也是一个刁奴。

焦大的忠体现在他对宁国府现在的堕落痛心疾首。他是宁国府唯一一个看着一个家族从创业的艰难到辉煌最后又慢慢堕落的人。贾母也是荣国府辉煌到毁灭的见证人。贾母的沉重心情,也是通过焦大的口,更早的宣泄出来。焦大智能无助的哭喊着:“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这和张道士说宝玉张的像贾代善引起贾母的伤心是一回事。贾母显然不是因为想念丈夫而哭,而是贾家就算成了皇亲国戚依然让她感觉大不如前,力不从心的感觉,碰到了一个当年的老人,勾起了现在的委屈而潸然泪下。

焦大的忠,让他对现实的不满难以宣泄。整日吃酒,醉了骂人。看他:

那焦大又恃贾珍不在家,即在家亦不好怎样他,更可以任意洒落洒落.因趁着酒兴,先骂大总管赖二,说他不公道,欺软怕硬,"有了好差事就派别人,象这等黑更半夜送人的事,就派我.没良心的王八羔子!瞎充管家!你也不想想,焦大太爷跷跷脚,比你的头还高呢.二十年头里的焦大太爷眼里有谁?别说你们这一起杂种王八羔子们!"

这就是在挥霍老资格。不把后进看在眼里。自恃自己之前的功绩不思进取,拿老资格压人,焦大首先得罪的就是这群比他更无赖的赖二等恶奴。现官不如现管,被人家记恨,怎么能有好果子吃。就算你功劳在大,也一样被排挤的彻底只剩一碗饭吃。

那焦大那里把贾蓉放在眼里,反大叫起来,赶着贾蓉叫:“蓉哥儿,你别在焦大跟前使主子性儿.别说你这样儿的,就是你爹,你爷爷,也不敢和焦大挺腰子!不是焦大一个人,你们就做官儿享荣华受富贵?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家业,到如今了,不报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不和我说别的还可,若再说别的,咱们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

这就更过分了。你骂奴才也就罢了。大家都是奴才,你比他们资历高,主人也不会觉得怎么样。但你骂主人,这就乱了规矩。王熙凤就说:反了这没王法的!我们旁观者理性认为贾家应该承情焦大的恩泽。但贾家人不一定这么认为。贾珍把个宁国府都要翻过来了,祖宗都不放在眼里,还会在乎你一个焦大?之所以没私下处理了焦大,不是贾珍不想,而是不能。

焦大是宁国公的人。这世界只有宁国公能开发了他。宁国公一死,焦大就成了一个象征性人物。贾珍再胡闹,不遵照祖宗规矩,也不能私下处理了焦大,落外人口实。世人皆知宁国府有一个和宁国公出生入死的老人焦大,若焦大被贾珍私下处理了,贾珍是有被弹劾危险的。这是贾珍承受不了的。在那个以孝为立身之本的时代,贾珍还真拿焦大没办法。

治不了焦大,可以不管他。就当养一条疯狗,反正在家里叫几声别人也不知道。这就是贾珍态度。贾珍都如此,贾家其他奴才怎么能不落井下石?焦大怎么好的了。

焦大之所以混的差,其实也完全咎由自取。他摆不正自己的位置。忠字在心就以为心底无私天地宽了。可事实哪里是这样,一朝天子一朝臣,当年的老资历,现在不值半毛钱。同样有资历,还没有他显赫的赖嬷嬷就混成了老封君一般的人生。真那样,焦大也就不是焦大了!

所以,等待焦大最好的命运就是王熙凤说的:何不打发他远远的庄子上去就完了。

相关文章
今日头条
最新资讯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