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模范夫妻感情差?男方私下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

所属栏目:明星 编辑:娱八星闻 时间:2018-03-02 12:10:11 阅读:16823次

摘要: “秦深婉,我们结婚吧。” “好,只要你娶我就嫁给你!” 秦深婉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天陆以珩向她求婚时她内心的波动,即使他的双眸充斥着冷漠和无情她也不在乎…… 十岁那年失去双亲时,一夜之间她成为了孤儿,绝望的跳下海寻死却被那个男人救下,给了她重生。从…

“秦深婉,我们结婚吧。”

“好,只要你娶我就嫁给你!”

秦深婉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天陆以珩向她求婚时她内心的波动,即使他的双眸充斥着冷漠和无情她也不在乎……

十岁那年失去双亲时,一夜之间她成为了孤儿,绝望的跳下海寻死却被那个男人救下,给了她重生。从此她爱上这个男人一发不可收拾。

整整十四年,她的爱毫无保留的给了他,她爱得卑微,爱得小心翼翼……而他却视而不见,甚至对她无限的厌恶和无情。

她的命是他给的,这十四年来她都为陆以珩而活。

秦深婉想,这辈子她都栽在了陆以珩的手心,哪怕互相折磨她也做不到放手。

……

明和医院。

秦深婉正在经历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天是她的婚礼,可新郎却为了心爱的女人取消了他们的婚礼……

“秦深婉,我都已经离开以珩出国待了三年,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处心积虑想要我死?”

“不……我没有。”秦深婉看着满身是血的顾冰躺在急救床上,她木楞的摇头。

“你一直都想我死,现在如你所愿了,只求你以后能真心爱以珩……”

陆以珩紧紧抓着顾冰的手,双眸变得红润,“瑶瑶,什么都别说了,我不会让你死的,你一定要活着!”

“以珩,我舍不得你,我也不想死,可是我好累……”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在陷入昏迷的时候被推进了抢救室。

抢救室门口,只剩下陆以珩和秦深婉。

两人很扎眼,男人穿着新郎服,而女人穿着婚纱……

今天是他们举办婚礼的日子,是秦深婉觉得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可谁曾想顾冰在这个时候出车祸生命垂危,婚礼被迫终止。

她等待嫁给陆以珩等了整整十四年……

可终究还是没能如愿。

‘啪’的一声。

一个响亮的耳光响彻了整个走廊。

秦深婉被打的没站稳直接摔在了地上,脸上瞬间火辣辣的疼。

她抬起头看着陆以珩,不明所以。

“秦深婉,现在你满意了么?”

陆以珩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她回过神来仰头看着满眼怒火的男人,“以珩,真的不是我,我没有伤害顾冰!”

“你还要狡辩到什么时候?”陆以珩怒极了,伸手猛地扼住她的脖颈,把她逼到墙角,“三年前你把瑶瑶从楼上推下去摔断了手腕骨,用尽手段逼着她出国,现在她回来了,你又精心设计了一场车祸想要她死!秦深婉,你的心到底有多恶毒?”

瑶瑶……

这是顾冰的小名,陆以珩一直这么亲昵的称呼顾冰。

鼻翼下的空气越来越稀薄,秦深婉能感觉到自己呼吸困难,肺部因为缺氧而导致刺痛。

她艰难的摇晃着脑袋,“不是我……我从来没有伤害过谁。”

“不是你?”陆以珩阴鸷的盯着她,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除了你这个心肠恶毒的女人还能是谁?”

秦深婉张了张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百口莫辩。 不管她说什么陆以珩都不会相信。

他从来都不肯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

秦深婉看着陆以珩眼眸中的恨意,她此刻深深的感受到心疼的滋味,本就苍白的小脸更加白了几分,憔悴的面孔让她此刻看起来像是个孤魂野鬼。

脖颈被用力的掐着,她憋红了脸,艰难的回应他,“以珩,我真的没有伤害顾冰,你相信我好不好?”

“证据都摆在眼前了,你还想狡辩什么?”

陆以珩突然甩开了她,打电话叫来在楼下等候的助理。

助理沉默的将一份文件递给了陆以珩,随后以最快的速度消失。

陆以珩冷漠的看了一眼秦深婉,直接把文件扔在她的脸上。

文件锋利尖锐的边角划伤了秦深婉的脸颊,一阵刺痛让她紧紧的蹙起眉头,拿起陆以珩扔给她的文件看了起来。

她猛地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份文件。

怎么会这样!

“现在还要狡辩么?”

“这些不是真的,我根本就没有找人去害顾冰,以珩你要相信我!”秦深婉着急的解释着,“这是假的,有人陷害我!”

文件上是肇事者的笔录,指正是她给了一笔钱让肇事者开车撞顾冰……

她根本就没有!

顾冰什么时候回国的她根本就不知情,怎么可能会害她。

“秦深婉,证据都摆在面前了你还要狡辩?”陆以珩怒极了,眼眸中的恨意似乎想把秦深婉撕碎。

“我……”

“够了!”陆以珩厌恶了她一副无辜的样子,出声打断她,“如果瑶瑶今天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等着为她陪葬!”

秦深婉想说话的卡在喉间。

她心如死灰的靠在墙壁上,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不过就是爱上了陆以珩而已,连爱他也是错吗?

“谁是伤者的家属?”

抢救室的门忽然打开,手术服沾满血迹的医生走了出来,“伤者大量出血情况有些危急,需要输血,血库O型血告急……”

“抽她的!”还不等医生说完,陆以珩伸手指着身后的秦深婉对医生说道:“她和伤者都是O型血,需要多少就抽多少!”

秦深婉猛地睁开眼看着陆以珩。

为了救顾冰,他毫不犹豫的让医生抽她的血?

秦深婉条件反射的伸手护着自己的小腹,脚步不由得向后退,“不可以,我不能抽血!”

“难道你想眼睁睁的看着瑶瑶死么?”陆以珩没想到她这个时候退缩,眼底的寒意犹如利剑刺向她,“这是你欠瑶瑶的,如果她没能挺过来,你也不用活了!”

“以珩,我……我怀孕了,我怀上我们的孩子了,所以我不能抽血!”

陆以珩厌恶的看着她,蹙起眉头,怒喝道:“秦深婉,你真贱,你就这么想瑶瑶死么?为了不救她连这种谎言都说得出口?”

谎言?

他认为她说的话是谎言……

秦深婉笑了。

笑得可悲,笑得凄惨。

顾冰一个设计让自己受伤就能让陆以珩方寸大乱,让他围着她转,眼里哪里容得下她秦深婉呢?

就连她怀了孩子也可以不在乎。 想哭,却连一滴泪也哭不出来。

她的泪水只能往肚子里咽,因为她清楚陆以珩只会心疼顾冰掉眼泪。

而她的泪水在他眼里是廉价的。

陆以珩不再看她,坚决的对医生开口,“现在就带她去抽血,如果伤者有什么意外,你们医院也不用开了!”

他的脸色阴郁得吓人,连旁边的医生也不敢多说。

“我不去!”秦深婉惊恐的摇头。

她不欠谁的,更不欠顾冰的。

顾冰大量出血,意味着她要输很多血给她,那她肚子里的孩子还能保住吗?

“必须去,这是你欠瑶瑶的!”

陆以珩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用力拽着她去输血。

“以珩,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怀孕了!”

陆以珩停下脚步回头看她,嗤笑一声,毫不留情的嘲讽道:“秦深婉,我只碰过你一次而已,你不要告诉我就那一次你就怀孕了?这辈子从你口中听到一句真话是不是很难?”

本还抱有一丝希望陆以珩会因为孩子而心软,可听到他这番话时,秦深婉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

现在她不得不认清现实。

陆以珩憎恨她,厌恶她,又怎么可能会在乎她和他的孩子呢?

对于他而言,她所说的每个字都充满了谎言!

陆以珩拉着她去输血,最后强行将她按在床上,对身后的护士开口,“现在就开始。”

秦深婉方寸大乱,紧紧的抓住陆以珩的手求饶,“以珩,我求求你了,你放过我好不好,我也放过你,成全你和顾冰,求你不要抽我的血,我只要这个孩子,其余的什么都可以不要。”

她好不容易怀上了这个孩子,如今这个孩子承载了她所有的希望,她不想失去。

“还愣着做什么?”

陆以珩怒喝一声,身后的护士连大气都不敢喘,赶紧上前撩起秦深婉的衣袖。

“陆先生,这位小姐说她怀孕了,是否先做一个检查,孕妇献血会导致贫血,如果严重的话可能会引起流产……”

“她身体好得很,怀孕更是子虚乌有,伤者还在等着急救血,你们还磨蹭什么?”

他看也不看一眼床上脸色苍白的秦深婉,用力的抽出秦深婉拽着的手,退到一边冷漠的看着护士把针头扎进秦深婉的手臂。

秦深婉垒起来的所有坚强在这一瞬崩塌。

她心如死灰的看着血袋换了一袋又一袋,最后陷入黑暗之中。

……

再次醒来时,她穿着一身病号服躺在床上。

秦深婉第一反应就是伸手轻抚小腹,抓着正在给她换药水的护士焦急的问,“我怎么会在这里,我的孩子还健康吗?”

“秦小姐,你昨天输血过多导致中度贫血引起了流产,你做了清宫手术需要好好休息,你还年轻,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孩子……没了。

秦深婉只觉得脑袋轰的炸开,脸色煞白如雪。

她的孩子没了。

她以后还会有孩子么?

怕是不会了吧。

五年前她救陆以珩受重伤时医生就宣判她这辈子可能没有当母亲的机会,所以当她发现自己怀上孩子的那刻起,她非常珍惜,每天都在喜悦中度过。 本来打算在婚礼过后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陆以珩的……

可是昨天的那个场景已经让她明白,孩子的到来对她是惊喜,但陆以珩却是满不在乎,甚至厌恶。

这个孩子只在她肚子里待了一个月就没有了,她还没有喜悦够,她还憧憬着自己为人母的那一天,憧憬着孩子呱呱坠地,憧憬着它奶声奶气的喊妈妈。

可是她憧憬的都灰飞烟灭,化成了泡影。

这一次,她大概是心死了。

从天堂坠入地狱生不如死的滋味,也不过如此。

秦深婉突然发疯似的拔掉了手上的针头,赤着光脚下床抓着护士摇晃,“陆以珩呢,顾冰呢?他们在哪儿,我要见他们!”

护士被她的模样吓住了,结结巴巴的回应她,“在……在隔壁。”

秦深婉疯了一样冲出了病房,走到顾冰病房时,她用力的推开走了进去。

顾冰手脚打着石膏躺在床上,本来闭着眼睛休息,被秦深婉推门的声音给惊醒。

她侧头看着秦深婉,被秦深婉的模样惊讶了一把。

披头散发的秦深婉一步步向她走过来,精致漂亮的脸上尽显苍白,像个来索命的女鬼。

她淡淡的勾起唇角,眼睛里透着担忧,“深婉,我听以珩说你在隔壁病房,本来想去感谢你献血救我,但以珩不准我下床。”

“听说你为了给我输血流产了,以珩也真是的,明明知道你怀孕了还让你输血,对于你失去孩子我很抱歉。”

顾冰说的每个字都在刺激秦深婉的神经,她心底积压的愤怒彻底爆发,气得身体不自主的颤抖。

看到顾冰的笑意,她只觉得恶心!

陆以珩是用什么心情对顾冰说这些话的?

风轻云淡?还是满口都充满不屑?

她突然扑过去紧紧揪着顾冰的衣领,愤怒的嘶吼,“顾冰,我到底欠了你什么,你要这样陷害我?三年前你诬陷我推你下楼,诬陷我逼你出国,现在回来又诬陷我设计车祸要你死,因为你,我失去了所有,现在连孩子也没了,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看着她愤怒的咆哮,顾冰被吓到了。

她第一次看到如此癫狂的秦深婉,心里一阵痛快。

只要秦深婉活得不快乐,就是她最大的快乐。

“秦深婉,是不是很绝望?很痛苦?”顾冰笑得很猖狂,收起刚才的假惺惺,“你现在就算杀了我你的孩子也没了,以珩才不屑你怀上他的孩子,你知道吗,昨天他跟我提起你流产的事情满眼都是对你的恶心,他说这一生只有我才配给他生孩子,而你秦深婉就算怀上了孩子他也会让你打掉!”

她的话仿佛给了秦深婉当头一棒,揪着顾冰衣领的手也逐渐松了。

在陆以珩的眼里她就这么不堪吗?

她怀的孩子也是他的孩子,他的心就这么硬吗,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不顾。

此刻,她就像漂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中,没有救命稻草,有的只剩挣扎,无助。她看不到一丝被解救的希望,只有绝望紧紧的包裹着她。见她生无可恋的模样,顾冰毫不留情的戳她痛楚,“你是很期待那个孩子的吧?毕竟你的筹码也只剩下那个还未成型的胚胎,有了它你就可以继续有理由纠缠以珩是不是?秦深婉,你看上天都不帮你,让你肚子里的胚胎从你身体里流掉。”

秦深婉愤恨的瞪着顾冰,她还沉浸在失去孩子的痛楚之中,顾冰的话如刀刮在她的身上,让她遍体鳞伤。

她抬手狠狠地扇了顾冰一个耳光,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顾冰被打愣了,她没想到一向温文莞尔的秦深婉会动手打人。

“你居然敢打我?”她捂着脸颊,愤怒的瞪着秦深婉。

“顾冰,你欠我的不是一个巴掌就能还清的,这只是利息!”秦深婉冷漠的看着她,声音没有半分情绪,“你欠我的已经数不清了,现在又和陆以珩欠我一条命,总有一天我会加倍讨回来!”

“你……”顾冰突然哭得梨花带雨,无辜的看着她,声音充满了悲切,“深婉,你找人开车撞我,我都不怪你了,可是你为什么进来二话不说就给我一耳光?”

对于她瞬间转换的态度秦深婉有些不解,只是静静的盯着她。

忽的,门被大力推开。

还未等秦深婉看清楚时,陆以珩已经快步走了过来,放下手中的保温盒关切的看着顾冰,“怎么哭了?”

“没……”顾冰捂着脸,垂着眼眸小声的抽气。

陆以珩拿开她的手,赫然看见她红肿的脸,还有那醒目的手掌印。

他愤怒的起身看向身后的秦深婉,抬手就是一巴掌甩在她脸上,“秦深婉,你在撒什么疯?”

一巴掌的力度大到让秦深婉差点没站稳。

秦深婉看着愤怒的陆以珩淡淡的笑了,笑得惨淡,“是,我是疯了,陆以珩,我疯了都是被你们逼疯的!我现在没了孩子,你们是不是很开心?”

“滚出去!”陆以珩似乎不想多看她一眼,冷漠的赶人。

站在他身后的秦深婉没有挪动脚步,反而走到他的面前,抬起眼冷漠的仰视他,“陆以珩,你到底有多么铁石心肠?亲手扼杀自己的孩子难道你内心就没感到不安么?为了救小三牺牲自己的孩子,你现在很开心很得意是不是?”

陆以珩对上她冷漠的眼神,心底一紧。

他以为,孩子一事只是秦深婉的谎言。

“深婉,对不起,你要怪就怪我吧。”顾冰抢先开口,哭着乞求,“你不要怪以珩,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死了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真的很对不起。”

对于顾冰虚伪的样子秦深婉厌恶透了,毫无情绪的看向她,淡淡开口,“那你就去死吧。”

“秦深婉!”陆以珩阴鸷的盯着她,“这才是你真是的模样是么?恶毒,冷血。”

她恶毒,冷血?

她的确该恶毒,冷血一点,这样也不至于让她失去了孩子。

“陆以珩,我现在真是后悔自己的慈悲,后悔昨天没有不顾一切的逃离医院,昨天我该更恶毒一点,让顾冰抢求无效死亡!”

相关文章
今日头条
最新资讯
猜您喜欢